土耳其爆发危机:史上最严重危机或将殃及亚太 - 热点(投稿编辑) - 『阿胜博客』


土耳其爆发危机:史上最严重危机或将殃及亚太

土耳其里拉闪崩20% 恐慌情绪或在亚洲市场进一步释放
本周五,土耳其里拉快速下跌带动美国三大股指周五全线收跌,引发资金涌向德国或美国国债避险。华尔街分析师认为,土耳其的汇率下跌,尚不会诱发全球性系统性金融风险,但市场恐慌情绪或在下周一亚洲开盘后进一步释放。

2018年8月10日美股盘前,土耳其货币里拉闪崩20%的消息,成为美股投资人早起后第一个接收到的“头条”信息。恐慌源自隔夜外媒对土耳其外债负担的担忧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外媒称,欧央行正在检测评估欧元区三大银行的土耳其资产风险敞口,分别为西班牙的BBVA,意大利的UniCredit和法国的巴黎银行。国际清算银行(BIS)数据显示,土耳其分别从西班牙、法国和意大利的银行借款833亿美元、384亿美元和170亿美元。如果里拉兑美元持续下跌,可能造成外债无法偿付,让土耳其一国的危机传导至欧元区其他国家。

但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(BBH)货币策略全球主管马克·钱德勒(Marc Chandler)在周五的研报中表达相对乐观的态度。钱德勒表示,市场夸大了风险,“土耳其不构成系统性风险、夏季交易量清淡的市场中任何市场走势都迅速被放大。”

他补充道,“土耳其不是‘矿井中的金丝雀’。”多年以前,美国煤矿工人带着金丝雀下井。这种鸟对危险气体的敏感度超过人。如果金丝雀死了,矿工便知道井下有危险气体,需要撤离。

在外汇市场剧烈波动后,土耳其的下一步应对策略,成为后市投资人关注的焦点。本周五,美国宣布将土耳其钢铝关税翻倍的消息,是土耳其里拉跌至历史新低的催化剂。此后,土耳其财长Berat Albayrak公开讲话,称土耳其将采用新经济模式,以平息市场对与经常帐赤字、银行脆弱性、通胀上扬以及央行独立性的担忧。

但财长的讲话并未遏止里拉下跌,在其讲话过程中,里拉兑美元汇率从6.13进一步下跌至6.59。

在经历外汇巨震后,分析师对土耳其未来进一步加息的期望升温。巴克莱银行本周五研报中称,“金融系统稳定性问题将优先于经济下行的问题。除非地缘政治风险减退或是里拉恢复下跌前的水平,否则,我们认为,在9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中,土耳其再加息125个基点的可能性,将大幅增加。”同日,瑞银分析师在接收外媒财报时表示,若要稳定里拉,土耳其需要加息300-400个基点。

对土耳其里拉暴跌的担忧情绪弥漫整个市场。本周五,在美上市金融类股普跌,其中,花旗收低2.4%、高盛收低1.78%、美国银行收低1.30%、摩根大通收低0.98%。


央行报告坚定信心,人民币汇率或将持稳

当前,世界局势复杂多变,一方面,特朗普政府挥舞制裁大棒奉行单边主义,土耳其俄罗斯等国货币都因为美国制裁受到严重冲击,同时,贸易战的阴影挥之不去,人民币的前景一度受到质疑。

本周因新兴市场货币加速下行,美元指数上行突破96点水平,了结美元纠结不涨的局面,但未必是美元的本意和需求。一周美元指数从95.36点徘徊4日后周末达到96.31点,创下一年多的新高,美元升值0.9%,由此引起主要篮子货币全面随从贬值。随从性显著,我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.85元上升到6.84元,正如笔者分析预料,游资转场舒缓人民币贬值投机性是关键,土耳其重启被攻击目标是关键。

8月10日,央行发布《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,明确提及不会将贬值作为贸易武器。

今年4月-7月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进入快速贬值通道,贬值幅度一度高达9%左右。有人甚至认为这是中国为应对中美贸易战而有意为之,以货币贬值刺激出口,抵消美国加征关税的影响。

《报告》首次明确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扰动。

在专栏“如何看待近期人民币汇率变化”中,《报告》称,无论是 2017 年至 2018 年一季度的人民币汇率升值,还是二季度以来的人民币汇率贬值,都是由市场力量推动的,央行已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,这从官方外汇储备和央行外汇占款变化上也能反映出来。

《报告》强调,我国一向坚持市场化的汇率改革方向, 更多发挥市场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,不搞竞争性贬值,不会将人民币汇率 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扰动。

不过,尽管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,但退出并不意味着放弃这一政策调控手段。一旦人民币汇率面临大幅波动,央行仍会出手予以应对。

《报告》就重申,在保持汇率弹性的同时,必须坚持底线思维,必要时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对外汇供求进行逆周期调节,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。目前境内微观经济主体尚未完全树立财务中性理念,外汇市场容易出现“追涨杀跌”的顺周期行为和“羊群效应”,加剧市场波动。针对市场可能出现的顺周期波动,必要时也须进行逆周期调节。

对于下一步的外汇管理政策,央行表示,将继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,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,发挥价格杠杆调节市场供求、促进外汇市场自我平衡的功能。同时,针对外汇市场可能出现的顺周期波动,也将继续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,根据形势发展变化在必要时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进行逆周期调节,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,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。

人民币汇率如果度过眼前难关,那么有望在三年内实现清洁浮动。


正文到此结束

发表评论: